娱乐> 娱乐八卦> 正文

《第十一回》中的那些隐喻 人生胜戏,你在第几回

达州日报 2021-05-14 09:48 大字

《第十一回》是陈建斌继《一个勺子》后导演的第二部电影,“荒诞喜剧”“黑色幽默”是这部片子的灵魂定位。

与大部分电影不同的是,《第十一回》采用中国古典文学“章回体”小说的方式,将三条看似毫无交集的叙事线相互缠绕,架构起整部剧情的推进脉络。整部电影分为十回进行讲述。尽管每一回开头类似“老马不知何处去,多人指路闹哄哄”的题目大喇喇地出现在屏幕上,可当大量的隐喻表达和诡异的剧情留白呈现于同一部电影时,给予观众的思考空间便急速膨胀,这也是为什么在越来越多“快餐式”电影裹挟的潮流中,许多观众大呼“看不懂”《第十一回》的原因。

最具有视觉冲击力的隐喻是一块红布。排练时,男女演员在红布后来回扭动,表现火热;无人时,胡昆汀和贾梅怡躺在红布上,用脚互相摩挲试探;公演时,揭开红布,底下是那台曾压死人的拖拉机……这块布,这抹红,既是欲望的遮羞布,也是真相的掩盖物。扭动的躯体是对爱欲的直接刻画。30年前,马福礼的第一任妻子赵凤霞和邻村的李建设在拖拉机下旁若无人的苟合,而此时,马福礼正坐在拖拉机上,踩着刹车不敢松脚。30年后,胡昆汀以戏剧、艺术为幌子诱哄贾梅怡,张口闭口的莎士比亚和阿瑟·米勒,却仍掩盖不住一副道貌岸然的猥琐模样。随着剧情步步推进,人们的关注点不再局限于欲望,转而纵深为对命案真相的探寻。铺开的红布,隔绝了台上演员和台下观众,隔绝了屏幕内的戏中人和屏幕外的旁观者,再加上多线交叉的叙述和光怪陆离的运镜,让人仿佛置身迷宫,真相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最具有反讽意味的隐喻是几易其稿的剧本。法院的判决书、马福礼的自述、李建设弟弟屁哥的猜测、领导的指点、贾梅怡带回的表姐证言……一场充满艺术性的舞台剧表演,本就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是由真实的A到达理想的B的路径。可随着不同人物的出场,艺术的剧本被轻易更改数次,甚至最后连与案件相关性不大的马福礼现任妻子金财铃都能中断排练,因为“她挺着个大肚子,到单位闹,影响不好”。胡昆汀说他只是想排好一部剧,到底冒犯了谁?公理、金钱、世俗、道德,当各方人物带着他们的利益和评判出场对撞,艺术早已不是纯粹的艺术,这个剧本成了人生,成了自我。面对那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生活之道”,贾梅怡向马福礼喊出的那句“你那啥了我的自我”正适用于艺术的被蹂躏与被阉割。公演时的版本,虽然真相仍旧存疑,但马福礼的不知情,赵凤霞和李建设是苦命鸳鸯,溜车全因刹车失灵……这个最容易令人接受的中庸式结果保全了戏中每一个人的脸面。

脸面,是马福礼活这一辈子最看重的东西!电影里,支持马福礼翻案的律师一边大呼真相、正义、尊严,一边说老马卖的豆花太咸了。而想要逝者安息,说服老马放下过去的屁哥则说老马的豆花太淡了。分明同一锅豆花,有人说咸,有人说淡;分明同一个案件,有人说故意杀人,有人说是场意外;就连同一种不被祝福的爱情,有人在拖拉机下躺了三天刻结婚证,有人提上裤子便翻脸不认人……人们想要了解真的真相吗?并不,他们只想知道自己想知道的真相。没有主见的马福礼在人云亦云的墙角来回摆动,“就按你说的办”成了他这个主人公被外界声音牵着鼻子走的一条绳索。30年前,为了保全自己身为丈夫的面子,哪怕要坐牢十五年,他也选择谎称撞破奸情杀了人。30年后,同样为了保全面子,他说出真相,想让话剧团更改剧情。这一辈子,他都活在别人的评价和看法里。即使是一碗自己亲手做出的豆花,他也需要听着别人的“咸了淡了”,而不是选择亲自尝一口。这样的老马,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诸如此类的隐喻在电影中不胜枚举。尾声,金多多改变自己的中性打扮,换上了一条紧身的蓝色吊带连衣裙,搽起了口红,象征着她从少女走向成熟。屁哥的佛祖或耶稣,律师的理性或规整,江湖医生的庄周蝴蝶梦,实际上都暗示着人物走投无路时的一种寄托。而那张刻在拖拉机底部,滴落着血水的结婚证,则象征着被世俗无情拆散,甘愿付出性命的爱情……

陈建斌是个把控镜头语言和色彩艺术的个中高手,在《第十一回》里,原本毫无相关的人因这场几十年前的杀人案产生交集,在这些充满文学色彩和审美表达的隐喻里,我们人人都逃不开因果轮回的罗生门。

直到最后,真相到底是什么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陈建斌说,之所以取名为《第十一回》,是因为在他看来,前十回宛如一个预告片,是一场序幕。而真正的电影高潮是从结尾开始,当“第十一回”的字幕亮起,灯光如初,观众们从入戏到出戏,走出电影院,那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第十一回”才正式开始上演。谁人入戏,谁人入席,说不清也道不明。

□王静

新闻推荐

编剧吕莳媛:不要轻易对人下判断

从《出境事务所》,到《谁先爱上他的》,到《我们与恶的距离》,再到《她们创业的那些事儿》,吕莳媛以编剧身份的每次亮相,都着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