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娱乐八卦> 正文

他们的经典歌曲,为我们留住了灿烂青春

成都商报 2021-05-16 00:48 大字

在我家,我爸妈非常爱听老歌,濡目染之下,我从小对凤飞飞、邓丽君、蔡琴、苏芮、费玉清的老歌耳熟能详。我爸经常说:“老歌听起来别有韵味,老歌手的歌声也各具特色,一听就知道是谁的声音,流行歌就是要能打动人心呀!”以前我总觉得这是偏见,是跟不上时代的借口,直到我也逐渐无法被现在的流行歌打动,我知道确实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最近,有同学在群里贴出当年高中时的青涩合照,大家一起笑谈往事,才发现很多记忆已随着时间流逝日渐模糊。接着有人谈起念书时最爱去K歌,结婚生子后忙到好几年没再去过KTV,还打趣道:“现在就算去唱,肯定也一首新歌都不会唱了,只能唱唱老歌,完全跟不上时代了!”又有人聊起当时喜欢的歌,王杰的《一场游戏一场梦》,陈淑桦的《梦醒时分》、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张雨生的《天天想你》,黄莺莺的《哭砂》,万芳的《猜心》,当然更不会忘记张学友的《吻别》。

提起《吻别》,我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昔日的画面:高三那年的某日,窗外阳光灿烂,我的心情却有如暴风雨,索性逃学,独自来到好朋友的宿舍休息。空无一人的宿舍一片静寂,我随手拿起随身听,耳边传来张学友的《吻别》专辑,听到其中一首《一路上有你》时,我竟无法自已地泪流满面,仿佛心中某个重要的开关忽然被打开了。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晴日里的悲伤有多寒冷。

其实已经有很多年不曾想起读书时的事了,此刻再听《一路上有你》,我好似乘着时光机回到了过去,清楚看见当时的我脸上那无以名状的忧伤。现在想来那不仅是少女的多愁善感,或许也是成长的分水岭。当我开始懂得感情未必只会带来快乐时,我已逐渐往成人世界走去;当我听懂了“一路上有你,痛一点也愿意,就算这辈子注定要和你分离”,我也开始走进爱情。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开始觉得过去的歌比现在的歌好听,不知道是歌变了,还是自己变了?抑或是一切都变了。那些曾经红极一时被我们深深喜爱过的歌手,也逐渐在歌坛销声匿迹:刘文正自1991年退出歌坛定居美国后,再也不曾公开露面;陈淑桦也随着母亲去世退出歌坛,近几年更传出罹患抑郁症,往日神采已不复见;王杰虽仍在歌坛,但风光早已不再,为此他还出过一首名为《我知道我已是一个过气的歌手》的单曲自嘲,令人不胜唏嘘。

此时,耳边传来潘越云重新编曲演唱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娇媚慵懒又不失磁性的歌声一如当初。虽然,曾经最爱听我唱这首歌的人已不在身边,但我依然记得十七八岁时的我们,总爱在放学后待在空旷操场,吹风谈天,无比开心。他总是坚持要和我等到夕阳西下,他喜欢听我唱《野百合也有春天》,我总要他接着唱《守着阳光守着你》或《爱的箴言》。那时我不怕夕阳西下后的感伤,对于重复这件事也从未感到厌烦,反倒因有人惺惺相惜而乐此不疲。这些歌熟悉到不管多久没唱,只要一出口,就能一字不差地唱出来,比我所有曾认真背诵过的诗词更难忘!

万芳最初唱《时间依然继续在走》,当时太年轻听不出歌里的深意,而现在终于明白了,时间依然继续在走,世界依旧不停在变,是最简单也最不简单的人生哲理。不管你接受与否,我们也一直被时间推着往前走,只是那些镌刻于老歌里的青春,一直都在。就像邓丽君和凤飞飞虽然已离开人世,但是她们动人的歌声,以及传唱多时的经典歌曲,不但不会被时间带走,还会在岁月中沉淀出独有的芬芳,陪所有爱这些歌曲的人终老。

听说,当一个人开始怀念从前,总是觉得从前好的时候,就代表此人已开始变老。好吧,我承认我老了,但我真爱这些经得起岁月的老歌,因为它们不但老,而且好——以前的歌词总能恰到好处地撞进我心坎里;以前的歌曲也比较不会鬼打墙般的重复;以前的歌手总有独一无二的嗓音留下余味。18年前,当张国荣自杀的死讯传来时,网上哀鸿遍野,我却一直想起他唱《停止转动》时青春动感的模样,总觉得张国荣就像他的歌一样,只是停止了转动,停止了老去,把自己留在了美好的青春时光中。

那些老歌手,用他们的经典歌曲,为我们留住了灿烂的青春。(爱永)

新闻推荐

【影视杂谈】 别把演员都惯成了假把式

崔文佳“骑着一个板凳,就把骑马戏给演了。”近日,全国政协委员张光北在谈及当下演艺行业乱象时,直言一些年轻演员动辄使用替...

相关推荐